如何看待朴树2017年上海、杭州两场演唱会宣布延期? 哪个app买演唱会门票靠谱

时间:2021-09-18 04:05:24 作者:admin 60590
哪个app买演唱会门票靠谱

如何看待朴树2017年上海、杭州两场演唱会宣布延期?

我是朴树。今日头条的朋友,大家好。

关于演唱会延期这件事,我觉得我需要抱着道歉和诚实的态度,出来给大家一个解释。

我前不久和朋友冯先生进行了一番对话。现在,我把我们的对话贴出来。

Q=冯

A=我

Q:你前一段折腾什么?

A:准备录唱片。(我)要变态了。再不录完,真要变态了。

太长时间了,什么都干不进去。读不进书看不进电影写不进歌。每天都焦虑。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每天出门走一走,也不见人。圣诞节那天想出去看看电影看看人。三点钟往外跑。建哥(经纪人邓小建)劝我别出去了,到处都是人。我说我就想沾沾人气儿,结果高速还给封了,我扭头就回家了。

Q:推迟上海演唱会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的呢?

A:着魔一段了,没好意思说。有天绷不住说了。全颓了。这对我不难,嘴一说的事。他们难,有各种各样的麻烦要处理。怎么办,我这么不靠谱。真没办法。

Q:推迟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拿出新歌?

A:对。得做完专辑啊。还没开始录呢。主要是写不出来歌词。

Q:你有几首新歌算是有录音棚版本吧?

A:对。都有点技术上的问题,在想怎么改。基本上都有方向,除了《在木星》。那是英国人做的,我不喜欢。我觉得那不是一个非要起来的歌,是挺悠的一首歌。他们非要让它起来。每次演出时我都觉得做作。

Q:你非要把所有的新歌都拿出来才能开演唱会?

A:对的。

Q:是因为你有公开承诺吗?

A:这不用承诺吧。我觉得做演唱会跟新唱片是一块儿的。总不能两首新歌又混一场吧。我自己接受不了。唱片跟巡演同步。天经地义的。

Q:其实你不唱新歌,歌迷也能接受。

A:噢,这跟别人没关系,是我自己的事。我就觉得,应该对自己有个交代。这张唱片我觉得,要是再做一次巡演就彻底做不下去了。不是多花几年就能做得更好。其实去年年底我还挺踌躇满志的,准备一口气做完。等准备开始时发现一点儿热情都没有了。

Q:我记得很多年前记者采访你,问你吃早饭了吗?你不会告诉人家“吃了”,一定要说:吃的都是什么什么。第二个记者再问你一遍,你就疯了。

A:……我讨厌无限复制。做不到。就连演出唱歌同样一个顺序,演第二场都别扭。

Q:为什么没有热情,你想过原因吗?

A:歌都是好几年前的了。2014年我用了差不多一年来编曲。编完了就觉得,感情全放那儿了,都在音乐里了。投入的那些感情是你想像不到的。Demo做完的时候,我甚至觉得它们已经圆满了,即使没歌词。我越来越不爱写歌词了,尤其厌烦那个凑字数的过程。而且也不喜欢自己写的。我不喜欢我写歌词的习惯,又摆脱不掉。它们不再能让我有满足感了。新的方式又没找到。也有点儿懒惰。我承认。

Q:歌词怎么办呢?

A:我不知道。对于这张唱片来说我觉得我想做的都做了,情感都全用尽了。最可怕的是我发现我潜意识里我已经认为已经做完了。

现在彻底僵在这儿了。前些年写的时候,我知道要说什么。可现在糊涂了。那个最早的冲动和直觉没了。

Q:那你把要说的复述出来不就行了?

A:当时犯懒没趁热写出来,现在一锅粥了。想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复杂矛盾,没法写了。凑了一底稿,自己看了都讨厌。我犹豫了好久,要不要录。大家都跟我说,警告我,唱片不能这么无期限地拖延。我自己也知道。可是总是觉得,也许会有一个更好的。我朋友跟我举例说李志,他说:要给自己一期限,哪天之前必须做出一张唱片,哪怕再烂。也许应该这样。我原先也这么想过,但是还是下不了狠心。真做不到。

Q:这是无限完美主义了。

A:还真不是。歌词那部分及格就行,能过自己这关就行。对我来说,可以没有才华,但是不能不真。

Q:上海演唱会之后一个多月就是北京演唱会,那时候你怎么办?

A:到时候做不到也得做到。给点儿时间,我再试一下。歌词再烂我也把它了结掉。

Q:上海这场为什么不行?

A:心绷得太紧了。不能这么做唱片。

Q:只差一个月?

A:对,多一个月。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⋯⋯

Q:那你打算怎么对买你票的人表达你的歉意呢?

A:赔偿道歉。我跟小建说了,所有损失我们都赔。

Q:有人会说,这不就是朴树该干的事吗?

A:我怎么给人留这么一印象。靠谱了就不是我了是吗。

Q:按理说你这也不是第一次写不出来啊?

A:对,但没这么疯狂过。接近变态了。

Q:这是你人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拖延?

A:对。原先多少还有公司逼着。现在自己说了算了……也许真是太放任了。别的事我也没那么拖延,像演出、排练,哪怕答应人家写的东西。只要答应了,我都挺讲信用的。可能唱片对我来说投入太多感情了。

噢,有过一次。08年有一首歌,最终消失了,就是因为无限拖延制作。每次我夜里想到这首歌时,会惊醒,吓得睡不着了,一身汗。

Q:现在新歌的歌词处于什么状态?

A:全部是底稿。屁话连篇,凑字儿刚给凑上。

Q:写《平凡之路》时什么状态?

A:跟现在差不多,也是不知道该从哪儿写,只是还有热情。是韩寒先给我拿来了一版。只要给我一个切入点,我一下就能进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Q:我有个好朋友也是做音乐的,叫苏阳。你知道吗?

A:噢,我喜欢他。你告诉他,我喜欢他。最早听的时候觉得好土,再听有些歌挺好的。他的爆发力特好。不做作。我喜欢《贤良》和《弼马温》那两首歌。

Q:他前一段录新专辑,也处在这种状态中,总觉得再给自己一段时间会做得更好。但我跟他说,你要选一个节点,斩钉截铁的,让音乐就停留在这里,拿出来。因为永远都会这样。

A:道理是这样的。你说的斩钉截铁,你知道这对一个做唱片的人有多难。原来是想再等等。再痛苦也再熬一熬。后来呢真的烦透了,觉得人生全停滞了。决定无论多烂都完成它。也明白,人往前走是更重要的。不过,现在又想再多要一个月。一个月而已。

Q:你有没有想过找人启发你?

A:有啊。要不你启发启发我。

我找过尹丽川,《达尼亚》这歌她给了我启发。我把DEMO发给她,大概跟她讲了一下这首歌的情感。她说你一定要自己写。她给了我一个站台的意象,我直接用在开头了。噢,忘了致谢她了。我现在需要别人重新给我一个入口。

Q:现在这歌跟你理想的差的远吗?

A:歌词来说完全是我要的。我喜欢。之所以先发这首歌,就是因为歌词是完成的,有感情,没我自己讨厌的。是这些歌里唯一一个。

Q:这么说,你需要别人给你一个意象化的出口。你有寻找文化产品来启发自己吗?

A:我的经验,是带着目的去找会更抓狂。我什么招儿都试了。

Q:社会上发生的各种事件对你有触发吗?我感觉几年前你对很多事情是有愤怒的。

A:知道你的意思了。是不是这几年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太在唱片上了。其实我不想做个自私冷漠的人,只在意自己那点事。我真不知道这么专注究竟对不对。

Q: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生活过于单调,跟你写不出来歌,这两件事是互为因果?

A:嗯……

Q:以前你写歌的时候,没有这么纠结痛苦吧?跟你成名有关系没?

A肯定有关吧。第二张就已经有痛苦了。有名以后很多东西是被绑架的了。心里会复杂很多。

Q:成名之前,艺人跟社会上大部分人想的、感受到的问题是一样的。成名以后不一样了,所以他们都写不出来了。你觉得呢?

A:就我的观察,人一旦成名,心智就会停留在那个地方,就停留在那个时刻。

想突破是非常非常难的。自己都意识不到。

前一段读山本耀司的一段采访。他都到那个位置了,都那么大师了,还经常提醒自己,用客观角度地看待自己和自己所做的一切。这很难的。大多数人根本做不到。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清醒。

Q:有一种说法:一个人成名以后,他就发现他最喜欢或者最享受那个状态,认为那个时期和他是最合适的。

A:人成名的时候,是会被绑架的。实际上是被自己的贪欲和软弱绑架的。

Q:那你做了什么来避免自己陷入这个状态呢?你也不是刚认识到的。

A:时间。

我不是那种先知先觉的人,我特傻,心智发育得也晚。我只有靠最笨的方法。远离。等我再变回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。把得到的都挥霍掉。这就是我的方法。其实最难的是在心里接受自己什么也不是。这我也做不到。

Q:但是你离开名利场上奋斗的状态,你对音乐的创作是不是也不在状态了?

A:我不知道。这些都发生过。这是个很长的过程。对于我,写歌是自发的。原来是,现在也是。当它变成工作,并且为我赢得很多东西以后,我对待它的态度也在悄悄变化。变得有目的性。

其实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感觉所谓创作是个化合产物。它的背后有自恋,荷尔蒙,占有欲还有那种“理想主义”,当然也有所谓真诚的那一面。这些年,我一直留意自己音乐的改变。包括背后的态度。有时感到自己在进入某种套路。那是最让我厌恶的。有时感觉到某种侵略性在减退。也迷惑过焦虑过。经历过这些,心态就渐渐放平。我自己觉得现在好像离我心目中认同的音乐越来越近了。

我了解的我自己,心里的很大一部分是想做个就这么呆着的人,在我自己的状态里。有时候也想做点什么,证明给别人看我很牛逼,得到些赞美回报。但又没有足够的动力。如果我有那个动力,那我会走另一条理所当然的路。容易一些,得到的多一些。发生在我身上的是,无论我得到了什么,会很快觉得它索然无味。相比,我更渴望,理解和学习更多我所不了解的。这可能是受亚东影响。也可能我骨子里也是这样的人。我渴望往前走。这些年发现能同步一直往前走的人真的越来越少了,不断地看到这个人停在一个地方,那个人又停在一个地方,还都挺牛逼的样子。这可能是每个艺术家慢慢的一个自觉的过程。我喜欢这个过程。

这个过程很难熬。现在,有时候怀疑自己有点儿变态。两条路摆在眼前,我更愿意选艰难的那个。原来是象出自本能的,现在好像有点从无意识的变成有意识的了。

Q:现在什么状态呢?

今年好像又有些变化。你知道我是个佛教徒。我讨厌人之间那些复杂的事。我喜欢自己呆着,觉得好安静。去年有一次演唱会前,我在酒店抄经书,抄《坛经》,突然就觉得我一直根本不是在修行,是在躲清静。我一直以来所有对修行的理解其实都是逃,追求安逸。我潜在的想法是,赚一大笔钱,然后从你们丫眼前消失,谁也烦不到我。

我现在觉得那是自我麻痹。老天爷给了我天分。我应该做我所能做的一切。我应该做音乐。然后让更多的人听到。无论这件事对别人能有多大帮助,力量再弱。无论再大的困难。而且我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。我要出来做事。我应该更主动些。在兵慌马乱里得到安宁百毒不侵。这才是真的修行。

Q:你这个比较接近顿悟啊。

A:骂人。

这两年虽然什么也没发生,但心里的确有很多变化。不断地在了解我自己。

Q:你在行动上有多大变化?

A:还真……没什么变化。

不过,没准哪天突然变成另一个人了。

Q:你期望值特别高的歌,结果拿出去被这个世界报以冷眼,有这样的例子吗?

A:有啊。《好好地》。我一直以为大家都喜欢。因为我特喜欢。直到一两个月后,我才知道原来很多人都不喜欢。那天北京下第一场雪,我有点儿蔫,急需鼓励,想听点夸赞,结果上网一搜,嘿,根本没有什么人喜欢。反而各种批评,我看完直接崩溃了,两三天。

Q:《达尼亚》这歌得到的反应怎样?

A:比我想的好多了。经过《好好地》那一下,我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。那次打击太大了。当时真以为大家特别喜欢呢,因为它真的让我狂喜。我在车里还给我原来的吉他手放过demo,混在一堆外国歌里,他说这真棒。我说哈哈我弄的。丫直接惊叫,嘴半天没合上。

现在早无所谓了。但我觉得最逗的是两极分化。这我从没遇到过。包括我的朋友都是。有人觉得这是我所有的歌里写得最好的,说兄弟你这回算做到了。有人因为这歌跟我快掰面儿了,直接准备删我电话了。我说怎么可能呢,前面那吉它“当当当当当当当”多好啊,又朴实又坦荡的,人说我就讨厌你那段吉它!一看歌名就讨厌。得了,那真没法儿聊了。结果,大多数人好像还是跟后面那人想得一样。

我觉得我不能取悦任何人,我就是我自己这样。小建老跟我说你丫快来一首大家能唱的吧。我说我想但我做不到,我只能做我自己。

Q:《平凡之路》你反而没有那么高的期望,却火得一塌糊涂。你分析了吗?

A:我不知道。我并没觉得它比另几首歌更打动我。我更愿意分析大家为什么不喜欢《好》。但我不愿说我的猜测,我更愿意去听别人说。

Q:有哪些批评印象比较深?

A: 我差不多读了所有的批评。很认真。包括挖苦。在我看来它们大多是含混的,情绪化的。真正能点到我痛处的很少。有两个是我一直记得的。一个大致是说这歌听感上的平淡。我认可这个,它让我确定节奏还是没有找到最准确的,该有的动态也没有出来,到现在我也没能解决。除了技术上,我觉得我写歌包括生活状态也可能太平了。不过这就是现在的我了。还一个是说我的某篇微博撒娇。这个让我检查了下我自己。我想我是有点娇气。

但我不喜欢那些停留在批判歌词层面的乐评。我觉得音乐不仅仅是歌词。这个国家的人,对音乐的感受力是非常差的。绝大多数人还停留在咬文断字的阶段。我听歌基本不管歌词说什么。音乐本身有更大的能量。更直接更本能。既是身体的,又是“灵”的层面的。而歌词有太多思考的成分,会刻意,假。我喜欢脱口而出的,而不是深思熟虑的。歌词可以骗人,但是音乐不会。但不排除,有些歌词真的牛逼。

Q:或者说中国人天生对音乐的理解,希望更多地通过文字直接传达给他一个信息,这首歌要干嘛。

A:哎,在这儿吧,太多人没有受过音乐的教育,不知道最基本的美和有趣,也没那个需求。而有需求的人,又往往偏理性,天性都没打开,人格也容易封闭。拘泥,保守。我自己也是这样。

我们从小就没被教育去感受和释放天性,从小就被教导说假话空话。音乐有身体性的,它们更直接。我们根本不了解身体,觉得它丑恶。我们习惯了痛苦和压抑。认同思考和思想。但,所谓思想是很可疑的一件事。

Q:只是现在这样,还是以前这样?

A:一直是这样。中国从小没有好的音乐教育,情感教育。大多数的人是封闭的,不愿意去接受跟自己想法和习惯不一样的东西。我从我自己身上先看到的这些。我愿意去了解我那些我不理解的。在我不确定我搞懂它以前,我不会评判拒绝。我看到的是,好多自称爱音乐的人,文艺青年,他们会更容易拘泥在某种观念里。排斥不熟悉的一切。但如果你真的放开自己去感受它们,真的好感动。

我还想再重复一遍,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,反正我现在是这么觉得,思想有造作的一面。身体是自然的,也许离灵魂更近一些。我可能说乱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Q:你觉得现在这个社会跟你习惯的区别大不大?

A:大。但现在我接受这个事实了。整个社会。大家都是麻木的,一切都是被钱和性驱动的,而且还那么理直气壮。这没有问题。而且我觉得这虽然反动但也合理。这国家的人压抑太久了,穷得太久了。一段时期的心理补偿是需要的。我接受这个现实了,对于我来说,作为一个艺人,可能我最好的时间,心智最成熟的时间赶上这么一段。这对我来说不再是问题。我接受。

而且,好像每个年代的艺术家都在批判自己的年代。也许从来就不存在一个所谓好的年代。或者说无论在哪个年代,我都会成为那一小部分人。

Q:这个事实你也不是今天才发现的。

A:对,但是过去我心存幻想。我觉得我又不是怪物,我在表达普通人的情感,而且我喜欢美好的东西,我的审美正常得一塌糊涂,我认为完全可以和大多数人连接。尤其09年之后我不是像过去那种自我沉溺式的做音乐,我觉得我和我做的音乐都挺朴实的。后来一深入群众才发现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完全是两世界。我真不能确定到底谁是怪物。有一段我特焦虑,不知道该怎么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。后来就接受了,把自己想做的该做的做好,不去要求别人。不过我觉得我还挺走运的,衣食无忧,还能做自己爱做的事。真的挺走运的。在做自己爱做的事。

Q:你说的麻木具体表现是?

A:各种没底线恶趣味。不用我说,都看得见。有的是人分析得比我精准。

在这样的社会里,像我这样不顾别人遇到的苦难和不公正,只专注于自己这点破事,也是一种麻木。

Q:快二十年前你很火,什么原因?

A:首先我是个普通人,爱美好,有个极正常的审美。然后,是诚恳。有感情。这挺重要的。另外,我觉得我爱学习。总是能看到身上的缺失,不停地学习。能感到自己的局限。

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平衡点,在和谐与不和谐之间,不停打破那个界限,扩充自己的边界。象亚东说的,在音乐里,实际上一切声音都是和谐的,就看你如何认识它。不好意思啊,把我自己归为艺术家了啊。虽然不怎么样,但还算对自己有点要求。

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夹角。比如过去我对悲伤敏感。所有的情绪都是悲伤的。但随着岁数越来越大,觉得许多悲伤无聊得很。

Q:你的悲伤来源于哪里?

A:好像是与生俱来的,从小就对离别特敏感。屁大的事都要难过好久。你可以说,这个世界是不完善的。以前我歌里有没完没了的悲伤。后来慢慢感到,那种沉溺的悲伤毫无力量。也不是非要绝望,或造作一个希望。我觉得一切的情感都是平等的,真实是一切的前提。进入自己的心,越来越深,无论那里有什么,去表现它。有多大力量取决于你所经历的生活和多大限度的诚实。

我觉得我在更深地进入我自己的心。

我觉得自己是被悲伤软弱束缚的。

好像好多年没写过特悲伤的歌了。

Q:我觉得以前你对自己的认识没这么深刻。是有人启发你的吗?

A:又骂人。毕竟这岁数了。

我平常也就跟亚东聊。我觉得他真是亦师亦友,身上有很多特别可贵的东西,那种艺术家最本质的东西。丫也放着钱不赚,拍照,瞎玩,等拍照能挣钱了,又画画去了。

Q:他怎么解决你这个写不出来的问题呢?

A:他也没办法吧。我觉得就靠时间吧。忘了在哪看的了,也不知道谁说的,艺术家所要做的就是等待。当然这只是一个说法而已。其实就是慢慢经历,慢慢形成自觉。或者说一个成熟的人都应该是这样。

Q:你们这次合作他给了你什么建议?

A: 他说,在我这个节点上,完成比完成得怎么样更重要。《达尼亚》他缩混完了都不给我,说你丫别再纠结那些细节了。

Q: 《达尼亚》里面,你扮演了一个酒吧歌手。那种生活是你想要的吗?

A:那也许是种有趣的生活。但是,过好我眼前的生活也很酷。

Q:还想做个修行者么?

A:2010年左右有这想法,想做完唱片,了了心愿,赚笔钱,安安静静钻到哪修个行啥的。觉得人身难得,除此的一切都是浪费时间。

后来发现对音乐我还有那么大的热情。我想一直做下去。而且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修行并不是躲在清静的地方念经打坐。就是在人世中,面对各种困境。就像我现在这样。

Q:小建说你写了个微博没发出来?

A:对。是9月初,那次我说需要钱,闹了挺大风波。小建说要发个稿解释下,我说别发了,我自己写吧。然后拖拖拉拉的。最后本来打算mv预告时发。后来不想发了。建一直觉得我根本都没写。其实真写了,还特长。把我那一段想的都写了。讲了一下我的生活,我没那么缺钱,没大富大贵,但觉得已经很优越了。而且我没有那么愤。说了下我对钱的态度。还有对这行业的困惑,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。也说到唱片的进度,上半年屁都没干,现在准备录音了,和亚东一起。就是歌词写的有点烂等等。

我记得最后一段,大概是说,觉得荒诞又难过,付出那么多感情和心血的东西,开始让我厌烦甚至憎恨……想赶紧了解掉它。每次想到没能找到那个最好的,都会一下焦躁起来。但又想到,这的确就是目前的自己,便心安了一些。

Q:为什么不发出来?

A:不想发了。觉得有点自圆其说,挺烦的。可说可不说的,不如不说。

Q:《那些花儿》里有一句歌词:有些故事还没讲完,那就算了吧。我理解这是一种留白。留白的意境不错,但这是你的工作,工作不能永远是留白状态。

A:写文章不是我的工作。唱片是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